<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作家 韩东 薇依/黑暗中的舞者/格利高里叙事曲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9 10:51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提要]有关大雁塔/我们又能知道什么/我们爬上去/看看四周的风景/然后再下来 ——韩东

韩东,南京人。198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哲学系.第三代诗歌运动领袖和新生代小说家最重要的代表。以平民化的诗歌与私人化的小说写作而著名。80年代中期发表的《有关大雁塔》、《你见过大?!返仁?,开新诗口语化写作之先河。主办民刊〈他们〉。90年代末,韩东参与发起文坛“断裂”行动,与现有的文学秩序完全断绝关系,以实现自己真实、艺术、创造的文学理想和精神价值。2003年因长篇小说《扎根》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小说家”称号。2004年出版长篇小说《我和你》。

有关大雁塔

凤: 很多年前读你的《有关大雁塔》,有一种切肤之痛。因为我们读了太多的“啊,祖国的大好河山!”,就是那样的诗,意淫山河的能力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准了。然后读你好像就是意淫山河达到高潮之后的一种疲软,以及随之而来的那种虚无感。对那是你在20岁的时候的一个诗作,是吗?

东: 应该是81年吧,20岁。

凤: 那个时候像存在和虚无这样的哲学的概念是不是已经进入到你的身体里了?

东: 其实我谈的不是哲学,其实我对哲学作为一门学问,我是觉得没有意义的。文学也一样。就像妥斯陀耶夫斯基他整个的生命,整个的生活,它所关注的都不是文学问题,文学只不过是偶尔带出来的一种东西,最主要就是,还是生而为人吧,。 “生而为人”,终极性的东西。文学只是你的一种表达方式,文学并不重要。你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把这个事搞清楚是比较重要的,就是你为什么活,你到底为什么?世界上最好的作品我觉得都不是为文学而文学,你比如说《圣经》。它确实具有最高的品质,在中国古代也有一些典籍,这些典籍是为了文学的目的吗?这几乎不成立的。

凤:我发现你一直在探讨写作与真理的关系。

韩:我讲的真理就是一个词,它是和绝对,和超自然,和这些终极性的东西相关的。你的写作必须是切实感觉到和这个东西是相关的,那么你的写作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否则只能具有相对的意义,像可以养活自己了,可以扬名立腕了,或者可以在文学史上永垂不朽啊。那这些东西都是,都是过眼烟云啊,(对。)

凤:都是特别短暂的,它不具有什么什么非常绝对的意义。

虚无是抵达真理的最黑暗的前夜

韩:我是特别特别讨厌伪善的。就是说如果没有找到真正的真理的话,那么我们宁愿不要伪善的东西。而且我觉得就是真实,哪怕就是真实非常残酷,甚至倒向虚无,都比那种谎言要强得多。反正我对一切只具有相对价值的东西它提高到一个绝对的价值,提高到真理和上帝的这个位置的时候,(轻笑)我就特别反感。包括鲁迅也是这样的。我私下里我读鲁迅我觉得这人不错,这人如果在今天可能是一个朋友,可能是个哥们,确实是这样的。他的短篇小说也非常好。但是鼓捣鲁迅鼓捣成那个样子,什么民族灵魂,什么文化英雄,真理代言词,我觉得特别荒凉。鲁迅所达到的那种精神上的高度,离绝对真理,真是相去太远。这个东西就是中国人精神所能达到的高度了?我反对的就是一种神圣化的倾向,一种不真实。我的意思就是说要不就是绝对是真家伙,要不就是没有这个真家伙的时候,你就把这个位置空着,宁愿虚无,你也不要一个替代品。当然人的本性就是、需要崇拜,需要服从,渴求一种最高之物,绝对之物,但是他又没有这样的精神力量去找到这个东西,因为这个路途是——是不可能的,罕见的困难,于是他们就拿一些就便就近的东西,是吧,大家找到的都不一样。

凤: 有的人找到金钱,有的人找到权利,或者是有些人找到文学。

东: 对,这些东西都是过眼烟云。就是地上的东西,我们所说的伟大,不平凡,了不起,伟人,这些东西我都承认。关键就是说,只是相对。你比如对一个集体的崇拜,献身精神,对领袖的崇拜,然后比如爱情的,觉得这个问题人生最重要,不成就跳楼自杀。这些东西我觉得错误就犯在,把一个明明不具有这种绝对之物功能的东西当成绝对之物。我们就拿爱情举例,你说一个人爱另外一个人,爱到什么程度呢?你把对方当成女神,但她是神吗?不是的,她会衰老的,她会变心的,她会被诱惑的,他跟你一样,你连自己都不信你怎么能信她呢?人的这种精神上的饥饿是永恒的,关键的是他能找到的东西又是那么的不牢靠。那些东西是有的,但他们找到的东西都是替代品,都是过眼烟云。

凤: 那韩东对你来说,有没有什么东西是神圣的,绝对的?

东:我的意思我宁愿把这个位置空着,在理论上,宁愿是虚无的。而且我觉得虚无是,是必经的一个道路,是你抵达真理的一个最黑暗的前夜。

野心

凤: 韩东,有人说你是文坛上的一个精神警察。有人说你象文坛邪教的教主一样,身边有一帮打手,哥们拥戴着你,碰到事情你自己很少出手。

东:在世界上他们见识过的也就是这些人。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真是小儿科了。我所神往的东西,不是这些,确实不是这些。

凤: 太小看你了,是吗?(轻笑)

东: 太小看我了。这些东西如果能满足我的话,真是太小瞧我了。我的野心完全不是这样的。

凤: 那你的野心在哪里?

东: 我的野心很简单,就是服从真理,做它的奴隶。因为我知道世界上最牛B的东西,那绝不是什么黑社会老大,什么精神领袖,那个是电影上的那些,或者个人英雄主义那些东西。人世间的这些帝王将相,英雄豪杰,都是粪土。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