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艺术家 温普林 聊斋志异/鹿鼎记/京剧 林冲夜奔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4:15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温普林

[提要]我的绝望是来自我内心深处无法排遣的固执――世俗生活是铁定了的没有前景。-- 温普林

      温普林,前卫艺术家。满族,1957年出生于沈阳,198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曾执教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1987年作为独立制片人拍摄有关中国现代艺术的记录片;1988年组织过包扎长城的大型现代艺术活动《大地震》;1989年始陆续在西藏漂泊将近10年,拍摄西藏题材的纪录片。创办“北京风马旗影视制作公司”,以记载灵魂栖居之地--西藏;出版了随笔集《苦修者的圣地》、《茫茫转经路》、《巴伽活佛》。

      如今,温老大除了每年到西藏蹲两个月,剩下的时间就到各大学云游讲学——比如说,到清华大学的文学院给学生们讲讲莎士比亚——大部分的时间便隐居在京郊西下清河8号,迎天下客,唠天下嗑,以搜集思想为乐。不久前,老大以一部新著《江湖飘》戏说前卫江湖108条好汉,一时更是四方响应,震撼不小。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人能彻底摆脱生存的压力和时间的催逼,安安心心地晒太阳?那个一生在权力和暴力中征战的西西里岛的教父,在日渐衰老,将家族首领的的位置传给儿子之后,终于能坐在摇椅里晒太阳了,最后当他在金黄的阳光里死去的时候,只留下一声轻轻的叹息:“生活是这样的美丽”!而在京郊西下清河8号,也住着一位“江湖老大”,这个半生在女人和艺术之间盲流的的爷们儿,如今也如提前离退休的老红军一般每天在他的长满青草的院子里懒散地晒着太阳,他仿佛可以看见阳光在指缝间一点一点地漏掉,儿女们在夕光里的笑容如同来自天界一般慰藉着他的惆怅。只是奇怪,他一点也不见老,时间的概念对于他似乎已经不再存在。

      不良少年、小画痞、大学班长——主要职责是帮同学打架、外汇倒爷、被勒令??蔚慕坦?、盲流先行者、西藏地头蛇,这些是他曾经的过往,如果把这些东西记在一个人的档案里,没人会相信这是一个好人,然而,温普林的确是一个好人,尤其在西藏,那些熟悉热爱他的藏胞甚至把他看成传说中的精灵,在寒冷的雪域高原,他们围着牛粪火在半真半假地讲述着他的故事,塑造着他们想像中的“嘎松泽仁”。“嘎松泽仁”这是巴伽活佛给温普林取的藏族名字,意思就是健康长寿。

      据说,天下人分4种:正经的、不正经的、假正经的、假不正经的。如果问温普林——温老大算哪一种,在我看来,他是有时正经,有时不正经,最多的时候是假不正经,但是老大绝对不是假正经。

      在节目三周年的时候,我根据听友的网上投票做了一台搞笑虚拟颁奖礼,温普林这位“前卫遗老”以遥遥领先的得票率,勇夺“最佳节目”和“最佳男嘉宾”两项大奖。当我所有的听众穿过老大的嬉笑怒骂,看到他内心“彤云低锁山河暗”的忧伤时,那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时刻。

上集:贫嘴温普林的幸福生活

      有这么件事,一个记者提着两只活的三黄鸡去拜见隐居在北京郊区传说中的一位江湖老大,结果在长满荒草的园子里,老大亲自给这两只鸡松绑,并且抱起其中的一只,与其四目相对,然后用十分忧郁的声调说:“哎呀,这只鸡的眼睛怎么坏了,一会该给它抹点眼药水了。”这一刻,令这个记者十分汗颜,原来她还以为那晚可以在老大家里吃到现杀活鸡呢。她忘了,老大曾经在西藏闯荡7年,虽然他本人没有皈依佛门,但是往来许多高僧大德,也熏染了一些众生平等,万物有灵的慈悲情怀,怎么可能对两只可怜的鸡下毒手??蠢床⒎撬械睦洗蠖际切暮菔掷?。

      这个老大就是前卫艺术家温普林,而这个记者,不好意思就是本人。

      动物庄园

      凤:我是走了好远的地方,好不容易才进村找到了西下清河8号。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不是很农民呢?

      温:我一直就很农民。农民--按照我们国家的体制来讲,就是没有单位、没有固定工资、没有什么劳保、公费医疗。但是他们有土地,他们有闲散的生活,他们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浪费,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就是标准的中国农民,社会主义新农民。我一直迷恋土地,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讲,最缺乏的是私人空间??赡芎芏嗳硕季醯米约涸诖蠖蓟崂镒〉煤芨挥?,其实我觉得,最令我感到不舒服的就是没有自己的领地,像农民一样,房前房后,种花种豆。你看我在北京就在乡下住,而且一年有很多时间我在外头,也都是跟土地联系在一起的。

      凤:刚才在来的路上,我办了一件特别愚蠢的事情:我看到马路边上有卖鸡的,正好又是过节,所以我就想给老大提两只鸡过来吧,结果,这鸡落到老大手里之后就特别幸福,现在它们正在满院子欢跑着呢。这两只鸡一定不会让你杀了吃了吧?

      温:肯定的,这两只鸡就变成“放生鸡”了。拉萨有个小山头,是功德林寺庙,那里面就有很多鸡,那些鸡自由得像鸟似的,在树上飞来飞去地玩,见到人也不怕,后来我一问,这就是放生鸡。当然我很伪善了,因为鸡大腿我照吃,鸡蛋也照吃,但是在家里肯定不会杀生的。我们家孩子多,有两只鸡等于多了两个宠物,也挺好玩的,很感谢你。

      凤:我看你院子里什么猫呀狗的,跟开动物庄园似的。

      温:以前还有两匹马。我今天刚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人家是真正的马场主,以前不认识。他是听其他的朋友介绍,早就想认识我,听说我养了两匹马,就想以马会友。我就跟他逗乐,我说,我是“浪有虚名”,我其实不过就是以前养过两匹牲口,跟他们资产阶级俱乐部的所谓的马,昂首阔步的,像缎子一样的……

      凤:所谓的“骏马”。

      温:对,骏马,会走舞步的马,跟那个完全不一样。

      凤:你们家就是两匹癞马。

      温:对,就是两匹土马,纯属牲口,而且我还骑着牲口把自己摔骨折了。(笑)

      凤:怪不得我今天看你走路的时候稍微有一点一瘸一拐的,是不是就是那次摔的?

      温:这不是那次。反正浑身伤都挺多的。像我过这种生活的男人,临死的时候浑身溜光顺滑,一个疤瘌痂子也没有,显然不现实,居然今天还能很自由的喘气,我已经很感谢老天了。你想我们这种人,从年轻的时候就属于盲流,小时侯是“盲流”,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变成了“盲流艺术家”,(笑)东跑西跑,常年在野外,肯定容易出点小意外。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