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经济学家 薛兆丰 大英百科全书/信是有缘/巴赫(4)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3:55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提要] 改造“世界”,非经济学所长;但改造“世界观”,却是经济学的强项?!φ追?

书籍: 大英百科全书

薛:大家来信都说我的文风特别清楚,特别干净利落,我回想给我这种影响的一部分是读书的时候背诵过的一些古文,另外,我大学的时候经??吹囊槐臼槭侵泄氲摹洞笥倏迫椤?。这是很奇怪的,有人会读辞典吗?我就是读辞典的人。我把它放在书架上,每天吃饭的时候就会拿下来翻看,它两个条目的长度刚好够吃一顿饭的时间。我特别喜欢它很清洁的文风,还有它对问题直接的把握。

凤:能举几条吗?

薛:我印象深的比方说,说到托尔斯泰,它说:“《战争与和平》可能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两三部长篇小说之一。”我就喜欢这样非常简单的句子,但是这样的赞扬是非常强烈的,里面见不到很轰动的形容词,也没有感叹号。

凤:给人的感觉很客观。

薛:对。它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条目可以扩张我的知识,我不知道这竟然也是一个条目,比如说“说服”,它是从心理学、文学、传播学这样的角度来解释的,它最后的结论是:“知识水平特别高或特别低的人都是比较难以说服的”。

凤:???就这样来解释“说服”??。ㄒ黄鹦Γ?/p>

薛:这可能是传播媒体的一个传播理论吧。像这样的知识,我不知道如果不是读这样的百科全书的话,会在什么样的场合才能碰得上。它可以扩张我很多的认识,可以让我知道西方传统的一些看法,不会被国内的翻改左右,可以让我批判地去理解它们。

凤: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在用写辞典写说明文的方式来写你的文章,是吗?

薛:有时候会,但这样的话,读者会觉得太枯燥。

凤:我发现在看你的文章的时候,从来都看不到比喻、拟人这些我们经常用的修辞,你是拒绝使用吗?

薛:我是有意识地拒绝的。在写文章的时候,我有自己的一些守则,比方说,我不写长的句子,不用形容词,我用动宾式的句子,绝对不用比喻,拟人的手法,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些对说明问题、推理论证一点帮助都没有,只会妖言祸众,转移视线。

凤:以前不是这样的吧?上学的时候也这样写文章吗?

薛: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比喻拟人是很常用而且很有用的修辞方法,会显示你非常聪明,但是,每当我这样说话的时候,我的一位好朋友就很直接地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不用打比喻,你好好说话就可以了。”后来我终于明白,比喻的说法是不能代替推理论证本身的?;褂心馊?,我们看到现在很多股评都在用拟人的手法,把股票的指数说得像个人或像头牛,什么“有信心的2000点”,“没信心的2000点”,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是经不起推敲的,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笑)不过很多股民还是很喜欢看的。

凤:反正你做股评的时候,从来不这样写。

薛:我不做股评,我曾经评过股评,是说所有这些用曲线,用波浪理论去预测股价走势的看法都是毫无根据的,所以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如果我做杂志的话我一定也会保留这个栏目,因为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的,但我不会相信,因为在股市里成功的和失败的一样多。

电影:信是有缘

薛:我看的电影不多,但是遇到喜欢的,我会反复看,其中一部是Fall in Love,香港译作《信是有缘》,内地的译法是《坠入爱河》,由斯特里普(Meryl Streep)和德尼罗(Robert de Niro)主演。 

凤:我真的从来没听说过这部电影,而且居然还是这两位影帝、影后级的人一起演的,两位都是戏精,骨子里都是戏的那种。那部电影是讲什么的?

薛:他们在纽约的地铁里面认识并产生爱情,但他们都是有家庭的,因为这段感情,他们的家庭都破裂了。最后,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们又碰到了一起。非常简单的故事,能够看到他们非常好的演技,而且我特别享受那种知道对方喜欢自己,但是又没有开始谈的那种感觉,那是最好的阶段。 

凤:是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说到这儿,其实我很想问兆丰一个问题。你还没有结婚是不是?我想一个经济学者到现在还没有结婚的话会有经济学方面的考虑吗? 

薛:我自己不结婚的原因,其中一点是我见到的婚姻我觉得都不够幸福,可能我太理想化了,所以觉得婚姻挺恐怖的。 

凤:经济学家对婚姻有没有最新的阐述呢?因为我知道经济学家是到处伸手的。 

薛:他们对婚姻是有解释的,但我自己结不结婚跟这些解释无关。经济学普遍的看法就是把一对恋人看成一个团队或者一个企业,他们觉得“合”的成本比“分”的成本低。

凤:哈,如果两个热恋的人听到你这番话一定会跟你急的,太理性了。 

薛:我说的没有和他们冲突的。就是说他们在一起要比他们分开得到的幸福大得多。 

凤:他们可以达到成本最低但收益最高这样最大的效益。 

音乐:巴赫

薛:我喜欢两种音乐,一种是我很年轻的时候听的粤语流行歌曲,一种是上大学以后听的西洋的古典音乐,到现在我听的音乐越来越简单了,我就喜欢听钢琴,顶多是一些室内乐,而且是没有什么旋律的,单调的,特别是巴赫(J. S. Bach)的音乐,我越来越喜欢巴赫。

凤:你从巴赫的音乐里听到什么呢?

薛:简单、逻辑、快乐、聪明。

凤:那么,那种很优美的,跌宕起伏的音乐呢?

薛:那种很容易听腻,而且我很怕吵,除非我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我才会听贝多芬的音乐,但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很难得,一年也就一两次,所以,大多数时间我都反复播放巴赫的音乐。

凤:听巴赫的音乐的时候,你会做什么?

薛:做所有的事情,它不会影响我。曾经有过一套巴赫音乐的特辑,里面有一句话说:“最杰出的音乐家聚集在一起纪念伟大的巴赫”。我非常喜欢这个句子。

凤:有人说:“音乐欠巴赫的就像人类欠上帝的一样多。”

薛:巴赫确实给音乐带来无穷无尽的源泉。当你反复听的时候会听出它内在的结构,但一定要反复听。

凤:晚上听巴赫的音乐就不会做恶梦了。

薛:但是听巴赫的管风琴也会听得头晕。(一起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