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经济学家 薛兆丰 大英百科全书/信是有缘/巴赫(2)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3:55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提要] 改造“世界”,非经济学所长;但改造“世界观”,却是经济学的强项?!φ追?

OUT的人

凤:我有一个好玩的发现,在你的主页上,好多文章后面都有一个荧火闪闪的小标记,有的是“Hot”,有的是“Cool”,哪些文章算“Hot”,哪些算“Cool”呢?

薛:我这里有“New”,就是新的文章,“Cool”是一个挺新潮的词,意思是新颖、特别、帅,我通?;岚涯切┬吹锰乇鸷?,特别有力,特别与众不同的文章叫做“Cool”,那些能够引起热烈争论的,反响很大的,但里面包含的东西未必新颖的文章我会用“Hot”。

凤:既是“Hot”又“Cool”的怎么办呢?

薛:我一般会用“Hot”(笑)。

凤:现在还有一个比酷还酷的词叫“in”。 

薛:就是很入时的意思,它的反意词是“out”。这是一个挺好的主意,我将来的文章可能会加上“in”或“out”,如果那篇文章不能代表我现在的观点,我会标上“out”,如果一些观点已经形成,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可靠,还没有经过验证的话,我可能会标上“in”(笑)。

凤:兆丰,你在深圳生活,深圳也是一个很“in”的城市了,你是不是一个很“in”的人呢?

薛:朋友们都说我是一个很“out”的人,一个很沉闷的人,但是我不希望自己这样,所以,我竭力使自己“in”。比如在一些娱乐场所经?;岱庞扯?,我的朋友能够很投入地去看,看得很高兴,而我却总是看不进去。我很希望自己变成一个能够接触时代脉博的人。

凤:我也是完全看不了动画片和漫画书,朋友曾经借我一套《东京巴比伦》,我愣是没看懂。我在网上看到过你的照片,非常清秀,特别书生气,但是,小虫告诉我说,别上当,因为她见到你的时候,你的头发是用者喱水打着的,很亮很亮,一根一根的,很时尚。你平常忙什么?

薛:工作挺忙的,因为我有很多不同的事情,除了本职工作,还有朋友要应酬,要写作,要动脑子,还要看新闻,看评论,然后我再从他们的评论中找些漏洞。(一起笑)

凤:然后好去攻击人家,专门去干扔砖头的事情(笑),但是也经常被别人砸砖头吧?

薛:对,我挺乐意被人砸砖头,因为只要我出手的时候都会有十足的根据,所以我不怕他们来挑战我。

凤:每一次打仗的时候都有信心保证自己会赢?

薛:通?;?,因为通常他们做的论证我都做过了。大学的时候我参加过两次辩论赛,我是做领队的。我会设想对方可能提出什么样的质疑,然后把标准答案写出来让每个队员背熟,这样,对方一开口,我们已经知道该怎样回答了。

替微软说话

凤:记得方兴东“起来!挑战微软霸权”的时候,一时之间大家都群情激昂的,一片打狼之声,然而你却在《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凭什么挑战微软》的文章,一开始就说:“如果一个人既要偷东西又要立牌坊,那就不得不搬出许多言之不成理的东西,而《起来--挑战微软霸权》一书简直就是《中国可以说不》的IT版。”我想在那个时候公然替微软说话的人似乎并不多,是不是?

薛:对,我很奇怪的是竟然没人为微软说话,因为我觉得微软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有很多正面的故事值得我们学习,他维护他的知识产权也是非常正当的事情。

凤:可是像你那样立主“无条件地?;ぷ匀宦⒍?,确保人民币滚滚流向微软的管道畅通。你的胸襟是不是也太博大了”?噢,这不是我说的,(笑)这是一位评论家在看了你和方兴东在央视“经济半小时”的辩论之后说的,他感觉你们像两个高手在华山论剑,方兴东的激情还有你的冷竣,都让他很感慨,然后有这么一段对你的质疑?赶快接招吧!

薛:我们要知道所有的交易都是对双方有利的,在自愿的情况下,人民币流向微软的越多,假如是一百个亿,那么微软为中国用户提供的服务是超过一百个亿的,这不是胸襟的问题,而是证明了用户觉得微软的软件比他们付出的一百个亿更重要。只是恰好软件是一个很遗憾的产品,就是它很容易被翻版,不像奔驰是比较难复制的产品,所以,人们用惯了盗版软件的时候,再让他们付钱,反而会指责微软。这是挺遗憾的一件事情。

凤:那么,当你的论证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你的辩敌方兴东他怎么说的?还记得吗?

薛:我不知道他怎么说。(一起笑)

凤:当时那场辩论有没有分出胜负来呢?

薛:这个要看观众怎么看了,但是我觉得我说得非常清楚,任何人看了都不难判断谁胜谁负。

凤:也许在激情上你略逊方博士一筹,但是你认为在逻辑上,在理性上你是站得住的,是吗?

薛:逻辑才是最有力量的。

凤:我发现你好像经常做一些这样的事情,比如说,现在微软的这个案子,全球都是反垄断之声,我们还在考虑是不是要借鉴,而你却大谈反垄断的危害。前一段时间又看到你的一篇《自由软件过眼云烟》。你总是在大家对一件事情很热的时候给大家泼冷水,发出不同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会有人注意吗?

薛:当然会有人注意,但是可能我还是不善于去做推广,注意的人还不算多,特别是你刚才说到的反垄断法的问题,迄今为止我是国内学者中惟一一个大声疾呼不要反垄断法的人,而在美国反垄断法已经被所有的经济学家骂得一塌糊涂。

凤:但是,好像我们很少知道。

薛:对,这点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一点宣传,而且我接触过的一些国内挺有名的经济学家对这个问题也一无所知,因为大家都误会了一点,就是把通过自由竞争而形成的垄断,跟通过国家干预形成的垄断(比如中国电信)混为一谈。反垄断法是针对前一种的。如果要解除行政垄断的话,不需要反垄断法,只需要一份文件就可以了。

凤:你觉得你的理论一定是站得住的吗?

薛:至少到现在我没有见到能够反驳这个理论的很严谨的论证,而我对反垄断法的看法将会在我翻译的一本经济学的教科书里面有详细的论证,这是诸多教科书里非常出色的一本,到时候我希望会有更多的人对这个问题有更详细更深入的认识,这比我在传媒上写得短文更有说服力。

凤:我想知道,兆丰,你这么足的底气是来自哪里呢?你的武林秘笈?

薛:来自我反复地学习,特别是在大学时代的争论或者思考,因为很多问题我们都反复争论过,争论到天亮。我们对一些传统的问题都有认识,我觉得我挺幸运的是在深圳大学的时候,能够接触到一系列非常好的思想家的作品,而且原来他们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但最初喜欢上他们的时候不知道这联系的存在。所以,逐渐地,不知不觉地形成了一个体系。这些知识在国内的普及程度还不够大,所以我好像拿到了一些武林秘笈(笑)。像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一些著作,虽然中国早有翻译,但是销售的情况非常差,如果这样的书能够卖得更好的话,那么会有更多的人得到更好的资讯。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