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作家 虹影 天使诗篇/钢琴课/肖邦(7)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1:26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虹影

[提要]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是孩子--旅英作家虹影

水中的火焰

凤:你对情感秘密的探索如此深入,你是不是一个特别追求极限体验的女人?

虹:我还不至于,有一个电影《CRASH》《碰撞》,里面他们这对情人,这对恋人老是做各种各样的危险的尝试,在我写作时我肯定是这样的一个人。

凤:那部电影描写的男人和女人之间正常的恋情和性爱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需要了,他们只有在飙车时疯狂作爱才能带来快感。

虹:或者跟别人做爱,或者是在一种带有暴力或非安全感的情况下,才有这种快感。我写作时肯定是相同的状态,但现实生活当中,我是一个很普普通通的人,这让你又失望了吧!

凤:我不信呀!哈!

虹:不信你来试试?。ㄐΓ?/p>

凤:这个女人野着呢,不是吗?但是你也肯定有女人安静的一面,是吧?

虹:是,而且,我的职业决定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关在房子里写作、打字,所以,我的职业决定了我只能拥有疯狂的想像世界,同时我必须有安静的现实世界,没词了吧?我有多么安静,我就有多么疯狂!好了吧?

凤:你是个易燃物、易爆的女人吧?因为你说自己书里的女人都是“水中的火焰”,那不就是汽油吗?

虹:水就是水,非常干净的水,火焰是在水之下的,是一种魔力才会燃起的火焰。

凤:火焰可以在水下燃烧,亏你想的出来???!怎么会有这么美的意象,在你的脑子里。

虹:那你就去寻找,去创造,看能不能做到这一点。

凤:你做到了吗?

虹:我想我一直在这么做。

凤:你看到过水下的火焰?

虹:我当然。

凤:你还看见什么?

虹:我看见的东西多着呢,我都把它们变成我的书。

凤:我想到自己前不久看的一部电影《银翼杀手》,那个机器人在死的时候,非常高贵优雅的朗诵了一首诗:“我看到过星星在天空中燃烧,亿万颗星星从银河划过,这是你们人类所无法想像的”那么,你看到的那些,是不是也是我们人类无法想像的?你是不是就是一个女妖???

虹:随便你怎么说吧!我完全是为了你怎么说而存在。

凤:不要不要,别太超现实了,我现在已经把你塑造成一个超现实的人物了。

虹:你是创造者,我是被你创造的。

天使不忏悔

凤:如果再回到《天使诗篇》,那么这部小说带给你的最深刻的冲击是什么?

虹:法兰姆的那种冷漠,对性的无所谓,对爱的无所谓,那种自私,好像别人都应该给她做一切,而她反而瞧不起人家的时候,这个人她要具有一种勇气把这些写出来。这个人她敢于承认她做过的一切,你明白吗?你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想哪有一个中国作家在这样写作?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而且把自己做为一个现象写下来。法兰姆难道还不是优秀的吗?难道还会成为二流的吗?

凤:我在想,同样是回忆录,她写自己的自私,阴暗的一面,却没有一种忏悔的姿态,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吗?

虹:对。这部书要评它的缺点,就是它太细碎、罗嗦,它实际上有太多的创伤感,并且过分的强调了她个人的力量,这是我对她这本书的批评,其它我都觉得她做的特别独道。

凤:这其实是本伤痕累累的书,对吗?她把这些伤疤拿出来,一个一个指给人看,我想她的冷漠可能跟她的伤疤过多是有关系的。

虹:对,她不相信生活了。

凤:所以说到最后,这是一个非??嗌牧榛?。

虹:但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灵魂,所以她呈现给我们了,让我们明白如果我们也有这样的境遇,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是否应该被爱,或者应不应该给予爱,或者可不可以让生命重新开始?;氐酱舐?,在商店里,我经??梢钥吹侥鞘赘?,叫什么“爱可不可以重来”(笑)那首歌,特奇怪,非常有意思。

凤:“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期待”?我想,这也许就是你可以超越法兰姆的地方,她呈现了这种哀痛,但她没有超越个人的这种哀痛,而你可以,对吗?

虹:我想这一点,我做的比她好。

凤:我记得我说你的作品当中有一点怨恨,你还不愿意承认,说“我有怨恨吗?但我看《饥饿的女儿》,我觉得它至少不是感恩型的,你的叙述也是很冷静、很冷冰的。这一点好像跟《天使诗篇》有点相似。

虹:但它是不一样的,你读完我的东西,你为什么会哭?你可以感觉到我的爱是水下的火焰,水就是你的泪水,火焰就是你心中的感情,你感觉到了,所以你哭了!所以这种爱是无法用任何语言去表达的,别说你了,我的爱人看这本书也会哭,他是看着我写出来的,那么多年过去了,有一天我不在他身边时,他又看这本书,等我回家后,他跟我说:“虹影,我的眼睛都是湿的,你的文字有这样的力量。”最近因为要再版这书,出版社让我校稿,我自己就又看了一遍,忽然有一种飘然脱体的感觉,就是说我整个灵魂脱开了。而且我的神经树、满脑子的神经就是像一束一束捆起来的树一样,我一下子有个共振,我就象是看到有个5岁的小女孩走过我家天井,去打开院子厚重的大木门,然后她回过头来,她想她看到的其实就是现在的我。

电影《钢琴课》

凤:《天使诗篇》曾经被新西兰的一个女导演,大概是新西兰导演的头牌了——简·坎平改成电影,她的电影最著名的就是《钢琴课》。

虹: 对。她是一个非常女权的导演,包括她选择音乐,包括她选择剧本,包括她选择题材。她带有一种强烈的本位色彩的导演,因为她生活在岛屿上,所以无论是改拍法兰姆的小说,还是《钢琴课》也都是发生在一个岛上。她是艺术气质特别浓而且也有神经质的的一个女人。

凤:简·坎平也有神经质吗?

虹:是呀。比方说《钢琴课》里选择的音乐,你听了之后就想去找一个情人,你没觉得吗?你听着这个音乐,比方说你对你的婚姻、你的丈夫或你的妻子不满,你肯定想找个你爱的人,偷偷的在山里面使劲的狂奔,不顾一切的一心想跟他做爱,那音乐就是这样的。如果不是一个艺术上神经质的女人,她根本无法选择这样的音乐在她的电影里面?;褂兴牡哪切┏【?,比如一个女儿很孤独的在海边翻跟头,然后一架钢琴在那里。她选择衣服的颜色或形状,那个演员的样子,你看艾达的脸,她不是美。比如很多人说我美,其实我一点都不美。最近突然有一个人跟我说:“虹影,你其实长的很普通嘛。”我说:“对的,我就是很普通,但是你看我越久就越觉得我的脸跟别人不一样,你会觉得你无法忘记我。”就是这样的。她选择的这个女演员是我特别喜欢的。

凤:爱达是霍利·亨特扮演的,美国的一个女演员,非常硬的一张脸,而且面无血色。特别没有女性味。

虹:但是你不会忘了她,你看完电影后会为她而倾倒。她就像钢,就像针。当她最后很柔情的看爱人的时候,你觉得她的眼睛就像水一样漂过了他,就像一片情深的湖水,滑过了你的心,已经没法忘记。这个电影为什么说它特别女权,它有好几个场景其实都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是对既成男性社会道德的反叛。比如丈夫用斧子砍女人的手指。一个弹钢琴的女人她没有手指了。其实这是一个很残酷的象征,是那儿惩罚不轨女人的习俗。 

凤:就象我们国家过去很多地方将通奸的女人沉塘是一个道理。

虹:对,就跟沉塘一样的?;褂芯褪堑缬袄锬腥税研∥萃耆馄鹄?,钉上木板,你一看这个小屋子就想起霍桑的《红字》。这部电影里很多地方都是特别仪式化的,它可以成为一个范本,你能分析它的每一个细节。很多地方看起来是不经意的,实际上安排的特别巧妙。

凤:其实这部电影最震撼我的,还是关于性。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让我想起《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想起那个小木屋,因为艾达是个哑女,她只能通过钢琴,通过音乐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感情,但她是一个内心非常孤高的女子,她实际上很骄傲的,而这男主人公是一直在森林中居住,身上完全没有任何文明的符号的山野之人。他们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能够相爱,最后在一起生活,其实就是一种非常原始的男人跟女人的吸引,是吗?

虹:这也带着导演的一种理想主义,他们未必以后会幸福。好在我们看电影的人只看过程,不去看最终的结果。导演为何选择一个哑女做为故事主体,是因为她只能通过钢琴发音。联系我自己,我经常联系我自己,没有办法。我实际上就是一个哑女,通过我的小说发出声音。如果我要选择一个男人,我肯定要看他是否很原始的爱我,而不是由于其他的原因来爱我。我选择《钢琴课》,是因为这个女主人公所选择的生活方式和她对爱的本能的理解。应该说她的丈夫更适合于她,但她不爱他。男女之间的吸引力在于其他的东西,你没法约束它,你越阻挡,它越靠的紧。而她的音乐我认为就是一种偷情的音乐。

凤:的确这部电影最打动人的地方,就是这个男人他用一种非常本能非常粗糙的方式,一点一点的抓住这个女人的心。他提出用爱抚可以交换琴键,只是为了亲近这个女人,他要摸这个女人的手指,然后去摸她的脚腕,她的脖子,她的身体,然后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这个本来很铁石心肠的女人就被打动了。要照现在谈恋爱要先看房子、车子、票子,这太不一样了。

虹:一点感觉也没有。比如很多男人去找小姐,没什么感觉的。如果你纯粹是发泄性欲,实际上这个问题好解决,但是你无法调动你真正快感。偷情完全不一样,它有一种禁锢,从心里爱上一个人,你不能够让天下人都知道种爱。这个人使你有性感应。我们常说心灵的感应,其实两性之间还有一种性感应,它有这样的东西在里面,和你去找小姐或其他性关系都截然不同。性只有和爱相关,才能达到一种向往的境界。

凤:这就像你在《K》里,最终要表达的主题:“性的魔力不在于开放,而在于当事人感情的契合。”

虹:对,性是两个相爱的人之间的事,也是两个爱性的人之间的事。如果单独有一个人不爱性,肯定就不行。如果光有性没有爱也不行,光有爱没有性也不行。

凤:你觉得男女之间靠这种非常原始的吸引就可以互相征服吗?

虹:刚才我说了这部电影它不关结果,它带有理想主义色彩,实际上他们最后能否幸福,我怀疑。因为他们的背景都不太一样,她跟丈夫不会幸福,但她跟这个情人我也怀疑她能否幸福。

凤:你所怀疑的部分不正好是我们刚才肯定的那一部分吗?他们彻底抛开了文明的负担,完全靠两性的吸引,一把钢琴将名利世俗象蛛网一样轻轻抹掉了。

虹:我怀疑是因为,男女如果仅仅是建立在性和爱的基础上面,按照科学家再三测试,那个荷尔蒙的吸引力只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太长的吸引力,刚好够繁殖的需要。如果它没有其他共同的东西在一起的话,他们就分多于合。这个女人,因为我们把她作为一个艺术形象,我们把她看的很神圣。如果这个女人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需要一个男人一起过日子,过得很平凡,大家在一起一直到老,他们也可以一直过下去。如果这个女人是现在我们看到的一个非常艺术的女人,艺术形象非常完美的一个女人,那么她跟一个山野之人,一个毫无文化的野夫在一起,我就要怀疑了,对不对?但《钢琴课》毕竟只是一个电影,我们看了电影会很快乐,把我们的想象世界当中的一部分给挖掘出来,我们生活中没有的地方表现出来,所以我们愿意看电影。

凤: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更多放大的是很现实层面的考虑,而把那种原始的非常梦幻的层面给压抑了。而电影正好是倒过来了,它放大了梦幻的这一部分,而把现实这一部分给暂时割裂了。当然我们走出电影院的时候还要为男女主人公担心一下,说明我们又回到现实里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