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作家 虹影 天使诗篇/钢琴课/肖邦(5)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1:26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虹影

[提要]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是孩子--旅英作家虹影

2,流散文学

凤:流散文学!

虹:对。因为她到过海外,她从新西兰到英国,在英国尝试着打开一个天下,实际上她没有成功,又不得不回到故乡,这么一个经历。实际上西方文学中专门有流散这个科目,在新西兰提到有流散背景的作家,不提到她,是不可能的。

凤:你说流散文学,让我想到以前的“流亡文学”,我觉得有点相似的地方,比如说像米兰·昆德拉那种,他从捷克去了海国,有点流亡性质的。

虹:我们说“流亡”还不够,流亡带有政治色彩。

凤:对,流亡有政治色彩。

虹:这是作家自己选择的,跟政治没关系,比如说俄国的一些作家,你可以说他是“流亡”,而中国80年代初有一大批作家移居国外,有人说是借政治的风头叫“流亡”,但从我们今天来看,应该算是“流散”,叫“流离”都可以,但不是“流亡”,“流离”都不带政治偏见或个人因素。

凤:“流散文学”在国际上有相当一批作家,如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奈保尔。

虹:他是最典型的,还有日本的石黑一雄,他现在在英国,像哈金就不用说了。

凤:对,哈金是沈阳的,现在在美国写作,虹影也是啊,重庆的。

虹:对,我也是,都把我放在“流散文学”里。

凤:那法兰姆也是,新西兰的,后来到英国。就是说一个作家从祖国移民到别的国家,取得了    文学成就,而他这段移民的经历对他的文学是有影响的,对吗?

虹:对。异域文化的冲突,在西方,就像脑子后面长了眼睛,你看到了别的文化,马上有一个对比,明白了自己文化的优势或劣势,或你的极限或长处所在。经常和一些外国作家在一起,但感觉到自己加入了世界文学的狂欢节。我很喜欢巴赫金的狂欢节理论,而且我有所推演:文学艺术只是人摆脱庸常的方式,是世界这个大工厂的安全出口。我们,全世界的作家,就是安全出口的看门人。我们经常做些招引人注意的动作。有人说是做秀,但是有多少人在工厂里一辈子,就是不按我们的手势,看看摆脱庸常,是多么美好的事!我想这就是中国作家,与世界作家的不同:中国作家关心如何使中国人摆脱中国的庸常(这已经是功德无量);世界作家要让各国人都能找到共同的出口。

3,究竟谁疯狂?

凤:虹影谈到“天使三部曲”的作者珍奈·法兰姆的经历,她是一个无爱的女人,天使的光芒好像从来没有照耀过她,那她为什么把自己的自传叫做“天使诗篇”呢?

虹:天使没有照耀一个人,但照耀了她的才华。

凤:那看这样一个女人,她一生都没有爱,自己也没有获得爱,你心里是有怜惜的,对吗?

虹:对。另外有敬佩,虽说她这人可怜,但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写出这样一本好书,而且是一本接一本的,给我们带来了精神的粮食,让我们永远记住她,当然让我敬佩要很多人就是在疯人院,成为一个疯子。

凤:就被人遗忘了。

虹:无法给这个社会带来生活有意义的事。

凤:因为他们是一个非常边缘的群体,非常弱势的群体。法拉姆就成为她们的代言人了,我们知道一个疯子的内心世界原来是这么丰富。

虹:疯子是一个边缘人,她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而这个世界反映在他身上的东西,也就是我们平??吹降亩?,我们可以用理性来控制它,另外一方面,我们其实很软弱,我们无法抵抗它,而疯子用他的形式来抵抗它,反对它,所以他不能跟这个世界融合。

凤:听你这话,其实世界本身是很疯狂的。

虹:是非常肮脏的,疯子有洁癖,所以他无法与世界相容。

凤:他选择疯狂对社会来作抵抗,这是我听到的最疯狂、最浪漫的解释。

虹:我觉得这是很深刻的理解。你看过《飞越杜鹃窝》那个电影吗?

凤:就是《飞越疯人院》?我看过。

虹:你看里面,疯子不是疯子,管理疯人院的医生、护士、院长才是疯子,他们把人的心理都扭曲了,那样一种非人性的东西,所以我们看到最后都同情疯子,憎恨那些管理人员。这部电影非常有震憾力,看完后,我夜不成寐,这不就正是我想写的东西吗?特奇怪,每次看完好的电影或书,我都以为这应该是我写的。

爱是精神的牢笼

凤:那么好的东西,那种认同感,就如同己出。也许在疯子的眼里,我们才是疯狂的, 那你觉得像她那么一个有精神病前科的,被困在精神的牢笼里,其实,我们这些看似正常人也被别的牢笼所囚禁了。

虹:我们很软弱,不敢承认,不敢面对,逃避。

凤:那你自己最大的精神牢笼是什么?你又是如何面对的?

虹:我觉得很一言难说清楚。第一:感情也就是情感对我来说是一个牢笼。第二:就是我的写作。第三:就是我跟这个世界的关系。

凤:你把感情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写作放在第一位,这是不是女性作家的特点呢?

虹:不应该是女性,而应该是人的特点。要是一个人没有感情,那和机器、动物有什么区别呢?有时候,我说自己是为了爱而写作,我找到了爱,我是为这目的。写《孔雀的叫喊》的时候,我觉得我内心在叫喊,为一种非常脆弱的美,为一种非常易受伤害的美,这种感情首先征服了我,我的内心。

凤:你所说的情感是包含了很多的,是人生大爱的东西,不仅是男女之情,是吗?

虹:那当然不是男女之情,不过,这个世界不就是由男女组成的吗?

凤:我在想,像虹影这样一妖艳的女人……

虹:我怎么是妖艳的?我现在穿着睡衣,头也没梳,我早晨起来写作就是这个样子,怎么是妖艳的呢?

凤:但你在公众面前的 形象是妖艳的。你是公众的玫瑰呀!你不知道吗?盛传你是国际美女作家。

虹:关于我的各种说法太多了,我没法管别人的嘴,别人的笔。

凤:你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生活,很知道把握爱的女人,很智慧,这样的女人其实也无法逃脱情感的伤害,对吗?

虹:那当然,关于男女和女人,我在《希望》杂志上做了一年的专栏,谈了很多男女关系。现在大多是女人说男的不怎么好的,后头我为什么不往下写了呢?因为女人也不怎么好,所以闭口吧,男人不好,也不单是男人的问题,也有女人的问题,这是双方的。

凤:你觉得都负有责任,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

虹:首先把自己的缺点找出来,而不是把自己的优点找出来,“吾日三省吾身”。

凤:刚才你谈到了自己思考的三个问题,康德把哲学归结为四大问题,“我能知道什么”,从形而上学的层面;“我应该做什么”,从伦理学的层面;“我可以希望做什么”,从宗教学的层面;最后一个“什么是人”,人类学的层面;你把你的问题归结为三大问题,情感、写作,你和世界的关系问题。

虹:我跟世界的关系,和我跟男人的关系比较接近。我跟男人很难调和,总有矛盾,总有冲突,我跟男人总难沟通,看问题总看在不同的点子上。刚才谈论法兰姆,她也比较接近我自己小说里的人物,比如阿难,他也是个很难和世界接近,比如说朱利安,他也是一个边缘的人物,不管他在英国还是中国,他都没法和这个世界相处。我只有躲在书房里,面对电脑,一个人写字。

凤:也就是说,你觉得他们跟世界的关系是非常紧张的是吗?比如说,很对抗的,但他们会选择自己的方式来对抗,对吗?阿难选择的什么方式?

虹:二千五百年前的阿难,选择的是跟随释迦牟尼最后成为智者。现在这个阿难是个摇滚歌星,自己历经了劫难,应该说像我们这个时代蛋糕上的奶油,但他的信仰,却是富了再富,钱无止尽,犯罪也再所不惜。在我的小说里呢,开始他就好像已经无法逃离现有的生活,唯一的道路就是返回他出生的地方,无拘无束的流浪。写这篇小说时我觉得我跟着两个不同类型的阿难走到了天之边地之涯,但是我的心情也和他们一样,我根本不想回过头来,你看不见我的脸。我写下了那样的一句话:“不完美的爱,才是最美的爱,没有实现的爱,才是最惜罕的爱,我是永远无法爱你,所以我到印度来逃避你,看见了吧,太阳出来越过了地平线,就不在我的眼睛了。”。

凤:刚才你说“你看不见我的脸,我是背对着你的”,在你写作的时候,你选择的姿态背对着读者,还是面对着读者?

虹:没有,在我写作时,读者无法看见我是站着的,也无法看见我是坐着的,他也无法看见我的眼睛是怎么样的,但当他读我的作品时,他会发现我的各种姿势,所以,为什么说写作是一门艺术,而不是我们看到的某一种歌唱或某一种表演,你可以看到他的姿势,而写作真正成为一门艺术,真成为什么家的时候,你无法看清他的某一个固定的姿势。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