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rfzdp"><dl id="rfzdp"></dl></var>
<cite id="rfzdp"><strike id="rfzdp"></strike></cite>
<var id="rfzdp"></var><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var id="rfzdp"><dl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dl></var>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strike id="rfzdp"><listing id="rfzdp"></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rfzdp"><strike id="rfzdp"><progress id="rfzdp"></prog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video></cite>
<var id="rfzdp"></var>
<var id="rfzdp"></var><cite id="rfzdp"><video id="rfzdp"><thead id="rfzdp"></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menuitem id="rfzdp"></menuitem>
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作家 虹影 天使诗篇/钢琴课/肖邦(3)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1:26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虹影

[提要]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是孩子--旅英作家虹影

关于《K》

凤:你最近很多的烦恼也是因《k》的官司而生??础秌》的时候呢,总是让我想起霍桑的那部《红字》A,就象A是多解的一样啊,它可能是通奸的第一个字母,也可能是天使的第一个字母,K对于你的意义是否也是多解的?

虹:所谓K ,是英文的第11个字母,小说主人公朱力安是英国的一个诗人,K就是他第11个情人,跟霍桑的红字A那个字母所代表的通奸的意义还是不一样。我说其实我就是A!因为在我母亲的身上就烙刻着一个红红的A字,而我就是一个“通奸”的结果。但在我这里说的“通奸”是打了引号的,其实我是爱的结果。我写《K》,是因为我自己有那样的身世,我在中国长大,我在英国生活了10年,我知道中西文化的冲突,他们的文化背景什么都不一样,这是我写这个小说的初衷。

凤:在《K》里你写了一个英国青年,他实际上是英国女作家沃尔夫的侄子,一个热血青年,30年代到中国来支援革命,在武汉遇到了某大学教授的夫人,一个风情万钟的女作家,然后他们之间展开的一段爱情。也因为这部小说影射了比较著名的历史人物,所以才让你染上了今天的官司。那我们把这个背景隐去,我们只来探讨你写这部小说的主题。在欧洲有一部小说《O娘传奇》,你的 《K》呢,很多人也看做《K娘传奇》,你觉得那个O和K的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

虹:他们把O娘传奇叫做“O娘的故事”,这本书在欧洲他们评论的是叫“K娘的故事”,跟那个O娘的故事老是放在一块?!禟》写的是做第十一位情人是什么滋味,也是Kitai,神州古国的西方称呼,即写的是做个“华娘情人”的感受。我这里不是做广告,因为写到与洋男人睡觉的书太多,从三毛到宝贝,毫无发展:上床就是上床了。当然,男女就是男女,与种族无关,同属“Sapien Homo”种。生物学上说,同种的定义就是交合能成功地产生后代。问题是,人不仅是生物人,更是文化人。生物人“杂交”,据说生下的叫Hapa(日文“半”)特别漂亮,日本模特儿多为O娘一样美的Hapa。文化人的结合,就难了,文化从本质上说不能交流。不能交流,上床好办,爱情就难了,婚姻更难,相伴终生就是一场生命之战。记得在英国的图书馆里,我第一次看到朱利安的遗书的时候,我被他感动了,那是30年代,他非常同情当时灾难中的中国,他决定到中国来支援中国革命,来之前他给他的母亲写了一封遗书说:“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到中国去,我已经带上了氢化钾,到时候我会自己解决,不要担心我会遇上酷刑。”他说他一生有两个理想:“一个是上战场,另一个是有美丽的情人。”

凤:也是革命与爱情???

虹:对,革命与爱情的,所以我写这本书?!禟》是对中西文化的一种理解。

凤:你的书里非常大胆地触及到性,这本小说被禁还有一个原因是初审被法院判定为“淫秽罪”。

虹:对,被称之为涉及到先人的名誉,因为书的内容淫秽而有罪。这个所谓先人之后,认为我把男的写成了性无能,把女的写成了性放荡。这完全是误读,没有任何一个读过这个书的人会这样想,它没有超过《金瓶梅》,也没有超过《废都》。我在书中对于性的理解,来自于我对道家房中术的艺术的理解。性爱本身就是一门艺术。

凤:也有人分析你的作品有三个主题啊,就是性爱,创伤和出逃,你觉得这个准确吗?

虹:挺准确的。比如、我早年的作品《女子有行》写一群女子,她们经常 被男人侮辱,抛弃或者遭遇男人的不忠。她们成立了一个同性俱乐部,到夜里她们就穿着短裙,开着吉普车,非常妖艳,对男人进行报复,报复的手段非常原始,就是用一把剪刀,把男人的性器官给割掉。这是一种象征,就是男人和女人性别冲突,其实我自己并不是很赞成这样的,但是……

凤:太极端了

虹:对。这跟我在上海的一些经历有关,我有一个好朋友,就遭受了男人的抛弃,所以我们就坐在大学的银座里面,她痛哭流涕,要割腕自杀。我们几个女朋友坐在一起安慰她,大家在想种种报复男人的手段。我说,我这个人没什么本领,我只能给你们写一部小说,为你们报仇。所以我就写了这么一个小说,他们看了之后说非常的解气,

河流

凤:你说到这我才明白为什么人们称你是:“脂粉阵里的英雄”,不过接下来,我真的是想和你谈谈你的河流 ?!都⒍龅呐返挠⒁氡臼恰禗aughter of the River》,《K》中也有长江,另外一部《阿难》里写的是印度的恒河,曾经有人用紫薇星斗给我算命说:“你有象流水一样漂浮不定的运命”,这句话我记得很深,其实这句话送给你才是最合适的

虹:河流是我生命的象征,也是我的生命本身。你看我的名字,虹影,它在天上,没有雨水不可能存在的,不然你就看不见我,但是没有太阳你也看不见我,我的生命里必须要有阳光,也要有水,仰天之水。而我出生在长江边上,我对江水的感情胜过了一切。我的父亲是长江上的一个水手,我的母亲就在长江边干苦力,几乎我的每一部小说都是建立在河流上面。无论后来我到哪里,西方或东方,我依然是长江的女儿,我感觉自己永远站在河流边上,永远是那个在江边奔跑的五岁的小女孩,希望有一个人来救我,把命运彻底的改变,让我的母亲,我的姐姐,和我身边没有办法喊叫的人可以发出一点他们自己的真实的声音。结果我发现来救我的人,只可能是我自己。

凤:河流就像你的图腾一样吗?

虹:是图腾,是生命的一切,是我的名字。我看见河流光明的一面,像今天晚上我闭上眼睛,就觉得自己坐在长江边上,江上夜幕降临之后,万家灯火照在江面上,所有肮脏的不想看到的东西,都在黑暗、灯光或者在水波之中掩盖了,偶尔会传来你最喜欢的人的歌声,河水它不仅是流在你的身边,而且是流在你的心上的,是流在你的梦里的,流在你的枕头上的,就象你最爱的人一样,这是它美的一面。

凤:它不美的一面又是怎样的?

凤:江水给我的另一面是恐惧。我小时候是文革的时期,经??吹接腥吮寂芡叨?,跳江自杀,然后死的人都很奇怪,女的都是脸朝上仰着的,而男人脸都是朝下。

凤:女人都是躺在水上,男人都是趴在水面上

虹:当他们浮起来的时候,一旦他们的亲人或仇人来,他们的七窍都会出血的。我看见船翻了,很多的脑袋在江水中浮沉。我每天都提心吊胆,我想我的母亲如果坐船回家来她会不会出事,如果我的母亲从山上回来我就会非常的安宁。

凤:河流的记忆太深刻了,不过你说到这,让我想起来在《饥饿的女儿》第275页中,你说:“河流是通往地狱的唯一途径。”你是不是也在通过河流与你的那些纸上的亡灵对话呢?

虹:其实是这样的,他通向地狱,也通向天堂,当你爱他的时候或他爱你的时候,天堂就在你的身边。我不知道你去过丰都城没有?

凤:我没有去过,但我知道那是著名的鬼城。

虹:那是我国民间文化遗址最全的地方,在长江边上,长江三峡中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景点。马上就会被淹没。到了那个地方你会明白,只有进入了地狱才能够重新获救,或者就永世不得翻身,或者就永世不得转世,如果能获救,其实是你生命的又一次开始。

凤:你挺相信轮回,是不是?

虹:我最新的这个长篇《孔雀的喊叫》就是写轮回的。人类天天都在轮回。中国人有一个看法就是轮回就是子孙后代就是你的一个轮回,这是错的,就象我不是我母亲的轮回,也不是我的祖母的轮回。我所理解的轮回,佛教的轮回的意义不是这样的,我不可能知道我的下一世,因此,人类整体,应当对我们的下一代负责。

凤:你在解释你的作品《饥饿的女儿》的时候,你说你出生的时候死了很多很多的人,因为是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三年啊,然后你说你自己感觉就是那些死去的人的轮回,你活着就是为了把时代和饥饿的身体和灵魂记录下来,我看到这个的时候真的是非常的感动。所谓轮回其实是佛学的东西,听起来挺玄的了,其实你的作品风格诡异多变,性情也很复杂,我猜想你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有一种比较明确的信念体系吧,因为总感觉你的身上有太多的不确定感,如果将来你生了孩子的话,可能就会有一个确定的思想体系了,哈!

虹:太主观了吧,在我童年的时候,听港台的收音机里播《圣经》,那时候就找《圣经》来读,后来在英国圣诞节或礼拜日,我大都会去教堂听圣歌,而到了什么中国的名山我也会去庙里烧香,到了伊斯兰的国家,也会到清真寺庙里去,我对任何一种信仰都非常尊敬,但是我不知道我的上帝在那里。在《阿难》里有一段我觉得象是我自己所发出来的声音,我说:我是一个可怜的女子,我真的需要一种信仰,需要一个高尚的存在,超越的终极。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齐鲁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我来说两句

齐鲁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详细声明请点击进入>>

版权所有: 齐鲁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
通讯地址: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81号  邮编:250062
技术支持:山东广电信通网络运营有限公司
98彩票网